快到春节了!从杀年猪看乡村变化?

快到春节了!从杀年猪看乡村变化?

春节临近,年味越来越浓。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近日在郧西县夹河镇农村采访时发现,杀年猪的年俗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。 变化背后,折射出基层农村诸多变迁。 从猪进城到猪下乡 “10年前村里家家养猪,多的三四头,少的一两头,一到年底不少猪贩子到村里买猪,然后运到附近的白河县或十堰市卖。”夹河镇孙家沟村村民吴远成说,那时种地、养猪是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,养一头猪年底卖几百元,小孩上学、家里零花钱都靠它。 “最近六七年,养猪的村民越来越少了”。吴远成介绍,如今,孙家沟村每10户村民中难有一户养猪的,即使养猪也只养一头,过年自己家里吃。 石宝村的情况也差不多,该村村支书吴永胜说,村里现在养猪的村民比较少,“特别沿汉江一带,村民收入来源多样,养猪的更少。” 在金銮山村,记者发现大多数村民都没养猪,以前建的猪圈、猪棚都已废弃或倒塌。 养猪的村民为啥变少了?吴远成算了一笔账:养一头猪,一年要吃2000斤粮,养一年300斤左右,只卖三四千元,相当于他在工地上干半个月活儿。现在部分村民出门打工或做小生意,在家的村民捕鱼捕虾、种菜,运到集镇或附近白河县城卖,收入都不错。“总体来看,一家一户式的养猪不划算。” 村民养猪减少带来了生猪市场的变化。“以前是农村的猪贩到城里去,现在是外地的猪运到乡下来。”吴远成介绍,现在夹河集镇上卖的猪肉,不少都是外地猪肉。 从杀年猪到宰年羊 “以前一到年底家家户户杀年猪,捉猪腿、刨猪毛、喝猪血汤,非常热闹。”金銮山村村会计刘更生说,现在很少听到杀年猪时的吼叫声,过年要想买本地的土猪肉只能到村民家“抢”。 杀年猪的少了,宰年羊的却多起来。“孙家沟村差不多每十几户就有一户宰杀年羊的。”金銮山村的祝爹爹今年养了十几只马头羊,年底卖了七八只,自家宰杀了两只。2月6日,村民王德意也宰了年羊。他介绍,这羊是他花一千多元买的,“哥哥家今年也准备宰杀年羊,只是羊买了还没运回来”。 “10年前,金銮山村几乎没有村民宰杀年羊,现在多了不少。”刘更生说,退耕还林、精准脱贫易地搬迁后,村上出现了成片的山林,很适合养羊,养羊的多了,宰年羊的也就多了。没养羊的村民,手里有了活钱,买一头宰杀也划算,“一头七八十斤的马头羊,只要一千一二百元,一户村民单独买,杀了过年吃两只羊腿,还能给子女两只;若两户合伙买,一户只需五六百元,相当于干三四天活儿的工钱”。 从抢着吃到选着吃 “几年前家里来客,有盘炒肉就显得很热情。”刘更生说,那时生活水平低,吃饭见肉不论肥瘦都吃,一盘肉上桌大人孩子抢着吃,过年买肉也不挑剔,“现在过年大多买点儿活肉(猪腿或猪屁股肉)或排骨,猪脖子、猪肚子肉买得少,黑土猪肉比白土猪受欢迎,肥肉、饲料猪肉次之”。 健康意识的增强,悄悄改变了村民的消费习惯。“以前过年,买牛羊肉的村民很少,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买。”祝爹爹介绍。 “以前很多村民吃猪油,现在绝大多数吃菜籽油和花生油。”吴远成说,过去猪板油价格比猪肉价格高,现在猪板油只卖三四元一斤,而猪肉十三四元一斤。 “杀年猪的变化,反映出村民幸福指数提高了。”夹河镇党委书记郭龙银认为,随着乡村振兴,村民收入来源多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消费习惯也跟着在变。  
下一篇:6块钱的猪价让养猪人怎么过年?送农民几幅对联我们来年再战! 上一篇:生猪行业各发展阶段,2017~2030将迎来黄金期和倒闭潮?